广州打造“直播电商之都”的机遇与路径

广州打造“直播电商之都”的机遇与路径

疫情防控期间,直播电商释放巨大的消费潜力,助力复产复工,成为传统消费业态和经济转型的重要引擎,也是企业在5G时代生存和发展的必经之路。广州作为千年商都,在这条新兴赛道上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借直播电商之势推动广州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转型时不我待。

直播电商始于2016年下半年,经过三年多的高速发展,2019年全平台的年成交额已超过4430多亿元,受众超2亿。2020年疫情带来的“宅经济”更是直接导致了直播电商的全民普及,扣除网课和工作会议的直播用户外,全国直播受众从原来的2亿左右迅速增长到4亿。业内专家预计,2020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将达到5.24亿人,成交规模将逼近6000亿,并呈持续增长态势。

直播电商不仅是当前新领域的风口,也将会是多数企业在5G时代生存和发展的必经之路。随着5G技术的普及和进步,直播会成为人类交互和经济行为进行的核心场景之一,其中既有社会交互,也有政务服务,还有市场和产业。作为“新零售”和“新场景”重要的一环,企业生产和发展可借助直播场景和生态进行嵌入与整合。

直播电商作为新兴行业蓬勃发展,有望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在此背景下,推动广州的直播电商产业的良性发展,以直播电商来带动广州的数字经济IT产业发展、带动广州的传统的产业在5G时代的智能化、移动化的升级改造,是事关广州整体发展的重要而紧迫的工作。

广州建设“直播电商之都”主要优势在于深厚的商贸基础和服务业基础。面对疫情带来的国际格局的动荡变化以及全球产业链和布局的调整,广州市欲借直播电商之势,推动广州从传统的商贸中心向新时代国际商贸中心转型。今年3月25日广州发布《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提出要打造“全国知名的直播电商之都”的目标,引起社会关注。

在主播人才上,广州既有品牌又有数量。在数量上,2020年3月份,广东新增主播数量排名头筹,较去年同期增加两倍。目前在抖音主播粉丝量超过一万的直播每天有12000场来自广州;淘宝直播每天在广州发起的直播是在4万场左右;快手排名前2000的主播,有14%的人在广州。直播电商本质上是一种“人对人”的云服务,广州服务业的优良传统和大量人才都为直播电商人才培育提供了丰厚土壤。

货品是现阶段直播电商业态中促进成交的决定性因素。广州有引领全国、辐射全球的644个专业批发市场,有联通全球220多个地区的贸易网络,形成了强大的产业集聚和供应链体系,为直播带货提供了“前播后产”便利条件。据淘宝数据显示,目前直播间每卖出100件商品,有超过30件是来自广州及周边地区的,特别是在服装和美妆品类中,广州更是各直播间的货源地。

目前直播电商的头部平台主要是淘宝、抖音、快手,虽然总部不在广州,但皆为广州所用。严格来说,在互联网的场景中,平台在哪里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广州对平台的充分利用。广州有知名游戏直播,在直播技术创新、风险防控智能化方面走在全国前沿。此外,WeChat总部位于广州,小程序直播于2020年2月上线,仅两个多月,每天的单场直播已超过千万交易额纪录。

直播电商对广州的经济转型来说是一个重要机遇,但同时直播电商行业发展也面临着诸多挑战,为此,机关部门可通过顶层设计、完善政策支持体系。

明确职责范围,帮促传统产业链利益相关者在直播电商的新产业链上找到自身的新位置。机关部门需要重点关注直播电商作为前端变化,如何导致中后端产业的重新衔接和整合,以及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的新机遇。直播电商带来了整个产业链的重新洗牌和流程重塑,机关角色和功能更多是构建产业+互联网的支撑体系,推动和帮助本地产业链上的各方利益相关者,把握平台经济和平台时代的新机遇,重新适应互联网平台驱动的商业新规则,促进传统产业链的各方在新的产业链上重新找到新位置,从而倒推传统产业的互联网升级。

促进人场货、仓配销等产业链各环节的匹配与合作,形成直播电商完整的生态系统。广州货源充足,但后端的供应链体系与前端的直播电商对接不够。首届广州直播节一定程度上可以促进人场货的交融和磨合。而靠后端的供应链系统面对直播间的细分需求,数据化挖掘、管理需求并协调后端进行柔性生产和急速发货的能力目前也还大大不足。可以多种形式促进供应链的前后端交流、匹配与合作,提高产业链整合效率。

直播电商政策完善需要商务局、人社局、统计局等多部门协调,共同推进行业发展和政策规范。直播电商的发展和管理带来很多新的问题,涉及机关多个部门,需要多方协作打造良好生态。人才培养和职业认证涉及人社局,产业政策涉及商务局,税收制度规范涉及税务局,产业数据统计口径标准涉及统计局……为此需要组织多个部门共同商讨支持直播电商产业发展的配套政策。

率先建立直播电商产业发展的指标体系,树立行业发展的科学标准。直播电商行业基于技术和机遇在短时间内爆发,但作为一个新兴行业还未形成科学、规范、专业的行业标准。广州在供应链、主播人才方面都有行业标杆,可率先建立和确定行业标准和规范。如主播的评定标准、直播间的评定标准、商业规范的准则等。这些行业标准需要既立足和服务广州,又逐步形成全国性行业示范。

开展直播电商的人才培训和职业认证,为市场培育人才并提高从业人员的职业化程度。目前,直播电商行业职业化程度不高,大多数从业人员都是半道转行,专业性也不强。广州应及早建立完整的产学研模式,借助中山大学、广州大学等高校资源,将直播电商的各种实践转化为方法和理论,并建立系统化的人才培育体系,普及直播电商人才培训,推广职业认证,从而提升从业人员职业化程度和水平。

PS:此文章版权所属原作者,如果侵犯,请联系我们删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