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二奢”,年轻人也爱二手手机

年轻人爱上了二手商品。

 

 

“手机属于更新换代比较快的电子消费品,某些手机型号是三四年前推出的,但现在依然能达到人们的日常使用需求,所以,很多人会买二手手机。”尚处于大学二年级的00后秋天,刚刚在电商平台上买来一部二手iPhone XS Max手机。

 

除了“二奢”,年轻人也爱二手手机
 

“这是我第一次买二手手机,之前做了很多功课。买回来后使用了一段时间,没有翻车,既划算,手机性能又能达到我的预期、标准。手机像素、运行速度都让我感觉怎么没有早点入手二手手机。”秋天告知燃财经。“据我所知,买二手手机的人大部分是学生党或老人,有些公司也会购买二手手机作为备用机。”

 

 

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21年新中产人群洞察报告》(简称《新中产报告》)数据显示,包括转转、闲鱼等综合型二手电商,已成为新中产人群进行闲置交易的最主要选择,月活用户规模和活跃渗透率位于行业领先位置。

 

 

《新中产报告》披露,所谓新中产指80后、90后,目前人群已经达到约2亿,两者占比势均力敌,分别为50.8%、49.2%。新中产们年龄在22-41岁之间,对商品品牌,尤其是价格关注度较高。在这些背景因素的驱动下,闲置商品交易需求暴增。2021年上半年,闲置交易APP行业月活用户规模增长50%,活跃渗透率从10.4%增长到15.5%。

 

 

其中,智能手机、智能音箱、智能手环等消费电子类产品需求稳定且较高。

 

 

据京东和万物新生、科尔尼联合发布的《2021年“循环经济”研究报告》(简称《循环报告》)数据披露,35岁以下用户消费占二手手机销量74%。白领、小镇居民、学生是三大购机人群,学生对手机性能、款式要求高,但因经济实力有限,有品质保证的二手手机是其青睐的选择。

 

 

京东平台今年前三个季度销售情况显示,2021年前三个季度二手手机单价比同期提高19%。二手平台的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现象,据转转二手双11战报数据显示,从11月10日晚8点至11月11日24点的28小时内,该集团B2C业务的手机3C支付成交超17.1万单,C2B手机回收业务提交订单量超5.7万单。

 

 

“我在闲鱼、转转、爱回收都有买过二手电子产品。目前还没有踩过雷。”秋天告知燃财经,目前,市场上受年轻人欢迎的二手3C平台包括闲鱼、转转、爱回收、拍机堂 、人人租机等垂类电商平台,也包括京东、拼多多、淘宝综合电商平台。“我身边很多朋友也经常会去这些二手平台上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东西。”

 

 

正如秋天所言,近年来,二手电商增长速度明显加快。根据艾媒咨询公布的数据,2020年,二手电商交易规模较2019年增长44%,从2596.6亿元增长至3745.5亿元,占据闲置市场总额36%。相关资料显示,目前二手3C行业市场头部效应集中,强化供应链管理、加强用户运营、增值服务成为趋势。

 

 

不过,虽然市场增长较快,但消费者对二手手机的交易仍存顾虑。“比较担忧的是不知道是不是正品,另外,性能和功能上的问题是否能得到保障。”

 

 

实际上,用户认知度较低正是二手交易平台难以大规模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另外,二手手机回收渠道不畅、行业缺乏统一标准等因素,也成为其渗透率低、难以盈利的主要原因。

 

 

目前,国内二手3C平台渗透率较低,绝大多数平台难以实现营收平衡,亏损成为常态。以国内二手手机市占率第一的平台爱回收为例,据其招股书披露,自2011年起,爱回收一直未盈利。亏损原因包括二手电子产品市场增速低于预期,技术成本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线下门店经营等方面,且随着进一步的投资和业务拓展,这种状况可能会持续。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二手3C平台若想实现盈利,关键在于加强行业统一规范、标准化,提高用户对3C产品回收再利用模式的认可度。“这个市场仍处于培育期,机遇与风险同在。”

 

 

 

 

年轻人为什么会看上二手手机?

 

 

家在上海普陀区,今年30岁的枫叶既和秋天一样是二手手机的买家,也是卖家。枫叶是某广告公司总经理,年薪在40-50万元之间。对于单身的枫叶而言,购买高端品牌手机毫无经济压力,但枫叶还是喜欢购买二手手机。

 

 

枫叶第一次买二手手机是为了给父母使用,枫叶的父母喜欢用iPhone,但考虑到中老年人换机频率不高,不需要购买当季的最新产品,因此枫叶便考虑买二手手机。

 

 

“七八年前,那时候卖二手商品的平台还很少,印象中转转、闲鱼都还没有成立,当时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电商平台爱回收,他们专门卖二手手机,在上海也有很多服务网点。于是我尝试在上面买了一部九成新的iPhone手机。”枫叶将手机给父母后,两位老人对二手手机的质量比较满意。

 

 

此后,枫叶便经常购买二手手机,“一方面,我对手机款式没有过多的追求。另一方面,二手手机在性能上能满足我的需求。”

 

 

后来枫叶每次买新手机后,都会在二手交易平台上将旧手机卖了。“人有惯性,最早使用的平台,一般后续都会继续使用。现在我们家附近的商场就有旧手机的回收网点,手机回收、价格确认整个流程比较方便,服务也尚可。”

 

 

与枫叶高收入购买二手手机的原因不同的是,秋天购买二手手机的原因则是因为收入有限。

 

 

一个月前,秋天的手机突然黑屏,后来怎么也不能开机,手机彻底坏了。想到自己还是一名在校学生,手头预算有限,但自己又想买一台头部品牌的手机。“我的内心预算价格是5000元以内,第一需求是拍出高质量、自然、真实的人像照片,符合我这个年龄段女孩爱臭美的天性,于是,比较之后我看准了iPhone XS Max。”

 

 

因为这是秋天第一次买二手手机,在买之前秋天提前做了大量功课和攻略。“我选定的平台是淘宝,虽然也有很多专门的二手平台,但我用得比较少,不愿意在不熟悉的平台上成交。而且,我也不信任个人卖家,真假鉴别很麻烦。”

 

 

秋天先在平台筛选了大量二手数码店,最后确定三家好评最多的店铺。和这三家店铺的客服聊天后,最终选定了一家数码店铺,以3650元价格成交,顺丰邮递仅一天就送达秋天的学校宿舍。“因为剩下的三家店铺成交率和好评都比较多,价格就不需要重点考虑了,只需要看售后如何,只要价格差别不大就可购入。”

 

 

事后,秋天不放心又花8元做了GSX验机检测,检测报告显示手机一切正常。使用两个月后,手机使用体验较好,秋天对第一次就成功购买了一台二手手机感到很满意。

 

 

 

 

二手交易平台是二手手机的主要交易渠道。

 

 

在国内,目前二手电商分为综合类和垂直类电商平台,如京东、淘宝、拼多多等综合电商,闲鱼、转转、京东拍拍、爱回收等垂类电商。

 

 

不同电商平台的销售模式也不尽相同,淘宝、拼多多等大部分以B2C(商对客)或者C2C(客对客)模式,闲鱼、转转大部分是C2C,爱回收则主要是B2C、B2B模式。

 

 

在垂类二手电商平台中,爱回收成立时间最早,为2011年5月,隶属于上海万物新生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物新生(RERE.US)”),已于2021年6月在美国上市。除爱回收外,万物新生旗下还有拍机堂、拍拍等业务。

 

 

除此之外,还有后来陆续成立的闲鱼和转转等平台。

 

 

一位二手电商平台工作人员告诉燃财经,从用户或者其他渠道回收来的二手手机,通过三种渠道处理。第一,品质较好、型号较新的二手手机放置在B2C平台上售卖;第二种,品质相对一般,或者成色较旧的,放在B2B平台售卖,2B平台主要是一些中小型商家,如五线城市经营二手手机的店铺;第三,品质较差,如翻新机或者主板有损坏的手机,交给有资质的工厂拆解处理,当然,这部分占比较小。

 

 

除了一些电商平台这类“正规军”外,网络上,还有相当一部分散户存在。

 

 

比如,知乎上一位售卖二手手机的个人用户对燃财经表示,自己主要通过微信点对点式售卖二手手机,因职业原因平时能接触到较多的二手手机,所以,业余时间售卖二手手机已成为其副业,补贴日常开销。

 

 

潇潇则是二手交易平台的一位卖家,他是一位数码电子产品发烧友,每次有新的电脑、手机、平板等产品发布,潇潇都会第一时间买来尝鲜。但更新换代次数多了,难免有大量的电子产品闲置。于是,潇潇开始关注各大二手交易平台,不用、过时,或者使用后不喜欢的电子产品会放到平台主页上。

 

 

“有些产品有溢价,一机难求,二手产品不亏钱,还赚钱。所以,我经常在二手平台上挂一些闲置商品。”潇潇说。

 

 

线下手机维修店也是渠道之一。

 

 

北京市朝阳区农光里市场一家手机维修点工作人员告诉燃财经,自家店已经营业11年之久,主营业务是维修手机、卖手机、回收旧手机。一般情况下,回收来的二手手机,如品质较好会在店里继续售卖;品质不好但有价值会进行拆解,手机维修时,可以用到相关零部件。

 

 

当然,还有一些手机厂商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售卖二手手机,如华为。

 

 

因2019年起,美国先后对华为进行多次技术封锁,芯片代工、芯片外购受到限制,华为手机业务因此受到较大影响。手机芯片供应不足,导致华为手机严重缺货。今年11月中下旬,华为手机官方宣布,为提升电子产品循环利用,华为开启二手手机业务。

 

 

据其官网显示,华为二手手机经过华为官网120余项专项检测,使用原厂器件,配备原装电池,成色在九成新以上,搭载HarmonyOS 2系统等等。

 

 

“二手商品行业,尤其是二手手机行业的正规回收军在10年前才有,之前市场一直被各种黄牛和散户主导。”爱回收工作人员告诉燃财经。

 

 

 

 

因二手手机行业较为分散,目前存在一些问题,而市场认知度低导致的渗透率过低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前述爱回收工作人员告诉燃财经,2020年,万物新生二手电子产品交易市场和设备交易数量在行业市场占有率分别是6.6%和8.7%。但该工作人员认为自家的市场占有率很低,“现在二手手机行业最大的问题是,渗透率很低。”

 

 

CIC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电子产品交易数量超5.3亿台,是美国的1.8倍。不过,国内二手手机回收渗透率只有3.7%。

 

 

用户对旧手机存在抵触心理是目前二手手机市场回收渗透率低的主要原因。比如,很多用户在电商平台上购买二手手机体验不佳,平台上充斥着各种组装二手手机,让用户对二手手机存在担忧和不信任。

 

 

解决渗透率低,关键在于改变用户对二手手机的原有认知,还在于对二手手机渠道进行改造,使其更加便捷。

 

 

一位行业人士告诉燃财经,目前,国内二手3C渗透率较低,但未来渗透率还有待进一步提升,仍有很多人将旧手机闲置,“解决渗透率的问题需要多为用户建立便捷的回收渠道,以及更加透明的估价体系。”

 

 

比如,用户在购买新机的时候,必然手中会产生旧机,以旧换新的方式也是促进二手回收和流通很好的一种方式,未来需要建立更多的回收场景。此外,回收旧手机很多用户担心隐私情况会被泄露,安全因素也是行业一大问题。

 

 

隐私安全等问题归根结底在于,目前二手手机行业没有统一的标准可言。

 

 

“二手电子产品从前端回收之后,进入中端质检环节,可以检测屏幕、拆修状况、零部件是否更换等。但是,二手3C行业没有国标,只有团体标准。”爱回收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与旧物协会一起合作定制了一套标准,在处置端,每个产品有38个检测标准,分40个质检等级。

 

 

因为没有标准,检测也存在一定难度,特别是在一些二手C2C平台上,或充斥着大量难以辨别的组装机。

 

 

专注于二手手机的小红书博主所得科技对燃财经表示,苹果手机会有官方软件与手机序列号,Android手机没有什么软件可以检测,只能靠自己观察,检测屏幕问题,或者系统卡顿等问题。因为行业鱼龙混杂,所得科技表示,自己有时候也会眼拙看错一些二手手机。

 

 

商家尚且如此,用户可能体验或更不佳,有的用户买到组装机,还有些用户在各种互联网平台上被骗。

 

 

小红书用户甜甜在今年11月初,看中一位个人用户发布的售卖二手iPhone XR型号的手机,但给该用户支付宝转账后,该用户随即便消失了。

 

 

“当时,卖二手手机的个人账号说必须先转账才能邮递手机,我没多想就转账了。后来我报了警,但钱追不回来了。平台举报也只是封号几天,没有人管。后续陆续有人找到我说被骗了几千甚至上万块钱,相比之下,我只损失了500元。”甜甜说。

 

 

知乎用户暖暖在闲鱼上曾经卖过手机,但整个体验过程不佳。暖暖回忆,2020年冬天时,看到闲鱼有二手手机回收补贴优惠券,成交后发现根本不存在优惠。整个回收流程取货、质检、参加拍卖、完成交易、钱抵达账户、确认评价完全没有权限更改选择。

 

 

前述爱回收工作人员告诉燃财经,平台甚至有可能收到“脏机”(如盗抢得来的电子产品放在平台上售卖),“如果被盗用户报警处理,手机有对应的IMEI号,会进行相关登记,如果在平台上发现售卖的二手手机与警方备案的IMEI号相同,不同平台处理方式不同。有的查实后会进行实名制回收,有的平台可能对‘脏机’置之不理。”

 

 

易观流通行业高级分析师曾颖认为,因为闲置资源有限、用户认知度较差、行业规范、信息差,以及“非标品”风险等问题都限制了二手3C的行业的发展。同时,行业规范、经济周期、融资环境、商业模式等因素影响下,实现大规模盈利的二手3C平台并不多。

 

 

以万物新生为例,2021年Q3总收入19.6亿元,同比增长48.0%。虽然营收在增长,但却增长不增利,该季度内仍未实现盈利,净亏损为1.217亿元,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为2250万元。据万物新生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公司净亏损分别为2.1亿元、7.0亿元、4.7亿元。业界普遍认为亏损或者盈利艰难已成为二手电商平台的现状。

 

 

不过,尽管问题很多,曾颖对二手3C的行业发展依然看好,在其看来,行业未来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市场规模或将继续增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