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的微商最吃香?

“跟线下的零售门店是一样的,传统的微商本质上就是网络上的中转批发和分销商。作为新的销售渠道,缺乏经验借鉴的微商们需要知道怎么把客群和需求链条做起来,还有特定消费圈层建设、引资变现能力等等,做好了微商钱景无限,掰扯不清楚的话,必然走向式微的结局。”接受记者采访时,大连一位经济界人士如是说。

两位与刘颖预约了周一拿图的微商,是大浪淘沙的进程中硕果尚存的少数者。她俩一个以圈层见长,一个通过落地实体获得了生存的机会,她们的个案或可揭示及代表2.0时代微商的前途。

你的圈子给不给力?

袁女士与刘颖的合作是长期性的,半年前她寄给了后者1万个衣领标,做服装贴牌。“我很欣赏刘颖的设计,在面料的选用上她也很讲究。3月份那批货,仅批价400元以上的女装,我就卖出去了100多件,价格较低的货走得更多。”袁女士对记者表示,之所以她卖货卖得快,凭借的就是她的圈子。

袁女士告诉记者,因为父亲是企业家,她从小衣食无忧,消费任性,接触的也都是消费能力强的朋友,但她不想一直靠家里。“结婚以后,我开了饭店,一直经营到现在有五年了;去年独家买断了某知名药企的保健新品,市场正在逐步打开;自今年年初在朋友圈看到刘颖发布的服装图片的时候,我想我是不是可以试试做高端服装!”

在迅速订好了衣领标后,袁女士在微信里发布了开店的消息,同时发布了10款春季新品。

“刘颖的衣服因为是小量生产,没有上生产线的,所以人工成本很高,而且她坚持用高品质的面料,所以我拿货的批发价平均都要四五百。”在计入其他成本及利润后,袁女士贴牌的服装售价近千元。虽然价格较之一般微信销售的同类商品高出一大截,但袁女士的服装生意做得有模有样。

在新品刚发布的阶段,刘颖每天接袁女士的订单,数字都是两位数。“我想主要因为她本身是富裕阶层,圈子消费能力比较高。”刘颖如是认为。

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袁女士向刘颖下了一张童装订单,订单金额为12000元。而在上个月,她曾下了一笔总额46000元的订单。

兼职的微商最吃香

在这场以“退出”和“转型”为关键词的洗牌中,张丹选择了后者。2004年初,她介入微商行业,时至今日,她的经营套路是“线上+线下”。

“做了两年微商,我虽然坚持下来,但是收入水平实在太低了,平均每个月只有几百元。”结合自身感受并与客群进行了交流后,张丹总结认为,微信朋友圈里的受众有一种奇怪的心理,“如果你把自己包装得很专业,告诉大家你在全职做微商的话,买账的人会很少。而一旦你表现出微商只是你的兼职,而你的主业是其他体面工作的话,受众们会感到你这个人是可信的,你销售的产品也是值得信赖的。”

张丹发现,一个在金融行业就职的同学,她在做英国某品牌女装代购,家里的书房被她改造成了工作室,客户可以上门试衣,每次发新品都能卖几十件;表妹在写字楼有个蛋糕工坊,她总是发布自己在店里制作糕点的图片,每天仅生日蛋糕就能卖出十几个;还有开婚纱店的朋友,她天每在微信朋友圈发布新品,就有客户私信跟她约时间试纱……她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有线下渠道。

于是年初,张丹也租下了一间50几平米的小户型,开起了工作室。“我做微商主要是销售茶叶,茶这类商品在线上销售其实是有壁垒的,一直以来卖得一般。自从开了线下实体店,在朋友圈里加大力度发布工作室内景的宣传后,一些之前一直犹豫的客户亲自来到工作室品尝,对线上销售有一定帮助。”

现在,张丹的策略是一方面放大自己的教师身份,另一方面着力推介实体店的品尝服务。“微商跟传统意义上的电商不太一样。因为像淘宝等平台是一个开放的状态,而微信是半封闭的,现在看来微商落地的现实意义,会比淘宝店落地更加重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