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亿微商市场大败退,这个寒冬微商如何取暖?

自2013年起,微商市场发展迅猛。但今天的微商并不尽人意,随着微商市场的暴力生长,其弊病伴随着市场高速发展凸显而来。三无产品无监管、假货多、刷屏频、诚信差、维权难、类传销、囤货圈钱各种问题齐向微商市场开炮,令早在2年前还是一片蓝海的微商市场瞬间变成一片红海。如今600亿微商市场大败退,这个寒冬微商该如何取暖?

 

 

千万微商从业者的行业危机

来源|广州日报 记者|薛松

 

 

千万人规模之大的微商队伍正面临着行业危机,近期频频出现品牌商压款、代理商卷款跑路的情形。

 

 

记者采访了众多微商人士和专家,他们认为,多种因素发酵导致业绩普遍下滑,代理流失,矛盾提前引爆,产生路线动摇,一片行业哀嚎。

 

微商从业者或过千万人

 

一位号称“强哥”的微商自称有8个微信,每个微信近5000人,共计近4万人,其中有1万人是做微商生意的,他们80%都是从事面膜销售的,其他还有化妆品、包包、鞋子、手表、首饰、食品等。

 

 

这种借助微信朋友圈活跃起来的微商,多为个人,没有工商登记,以一种以消耗不可见资源(信用人情等)为手段,利用微信等社交圈为渠道,自行购买后转售商品的新模式。

 

 

记者从多位微商了解到,大的代理曾经高达过百万人,加上媒体炒作,大量从业者加入,目前过千万肯定是有的。

 

 

知名微商自媒体人方雨的大量粉丝都是微商,每天都和微商交流,熟知行业冷暖。他估计,微商群体年交易额估计不止百亿元,“领头羊的韩后、思埠等品牌至今营业额已达几十亿元,最近思埠公开表示纳税额已经超过两亿元,按照我所观察到的进行测算,去年的微商交易额应该过千亿元了。这相当于京东一个季度的交易额。”

 

 

无节制发展代理捞到就走

 

最近几个月里,微商业绩止步不前,有媒体形容“出现崩盘的迹象”,行业开始出现品牌商压款、代理商卷款跑路的情形,不少消费者屡屡上当受骗。

 

 

而对于微商的上游品牌商,大多都是短线做法,急功近利,对代理没有合理的足够的培训、宣传引流、产品售后等支持,只顾收钱发货,伤了代理的心。

 

 

其结果是,品牌无节制发展代理,大量代理纯粹以为微商可以暴富,抱着捞一把的目的进来,不具备零售能力。而大量的代理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加之竞争对手之间互相散布谣言攻击对方,导致人心惶惶,信心崩盘,去中心化的微信生态给了谣言存在的温床。

 

 

方雨认为,以上多种因素交错互相作用发酵导致业绩普遍下滑,代理流失,特别是媒体的负面揭发让行业内的矛盾提前引爆,产生路线动摇,一片行业哀嚎。

 

 

小白被洗脑演成变相传销

 

不少行内人士说,现在的微商红利是因为层级代理的存在,说白了就是忽悠代理的钱。现在微商的路已经走偏了,成为变相的传销。

 

最核心问题在于,蚂蚁般的“小白”从业者综合能力较弱,没有辨别能力,没有起码的认知思考,被洗脑之后傻乎乎去做微商卖货。

 

方雨指出,变相传销肯定是存在的,大量的货都没有走到消费者的手上也是存在的,因为所有“小白”进入微商的第一步就必须掏钱进货成为代理,大量的“小白”在微商造富改变命运的驱动下纷纷投入,早期的微商品牌靠“小白”进货,“小白”再去忽悠代理进货都已经可以挣个盆满钵满。

 

 

出路:如何走上正轨?或被微店收编

 

微商如何才能走上正轨,业界对此众说纷纭。不少观点认为,除非政府对微商进行铁腕管制,对市场准入设置监管门槛,否则靠行业自律,靠行业内的部分企业自律远远不能规范,靠协会的所谓微商专委会也管不了多大事。

 

业界预计,最终肯定会走上正轨,因为消费者都明白了,小白们都醒悟了,接下来只有零售玩法,扁平化分销路线才有可能走通。

 

“微商可能被微店收编旗下。”方雨认为,严格来说,微店是微商工具,最大的口袋微店已经有三千多万商户,微盟V店也有七百多万商户,微商很快走向平台化、工具化,避免不了使用这些微店工具。

 

 

创富传奇倒塌:600亿微商市场大败退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金喆

 

朋友圈的创富传奇正在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接到网友小兰的爆料,由于产品不畅销、代理发展不顺利,一家位于山东的微商品牌总代理卷款跑路,40名下家共计70多万元的货款也一夜之间“消失”。

 

从今年5月份开始,持续火爆了近一年的微商骤然降温。微信通CEO王易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微商靠朋友圈成交的单渠道销售方式已经不奏效了,目前90%的微商都遇到了业绩下滑的问题,还有一些小品牌倒闭、代理商跑路。日化行业资深专家冯建军也表示,这个被财富神话过度包装的泡沫行业正在经历洗牌。

 

据南方日报报道,在今年5月召开的“中国微商达人秀论坛”上,有统计披露,目前中国大约1000万人做微商,年交易流水约650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微商主要依靠朋友圈卖东西,不仅长时间的微信刷屏容易让人产生审美疲劳,而且由于涉及利益关系,如果一不小心卖出了假货,往往会让朋友之间产生不信任感,进而渐渐变得疏远,最后变成“熟悉的陌生人”。

 

 

微商业绩普遍下滑

 

2014年,依靠“熟人经济”建立起来的商业生态圈让微商迅速风光起来,刘鑫(化名)是微商衍生出来的一名微营销培训师,他所在的营销公司专门为微商从业人员培训。

 

刘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日进斗金的暴富神话在最早一批做面膜起家的美妆微商当中很常见,由于低成本投资、门槛低,很多大学生、无业人员加入到这个群体中。但最近三个月情况却迥然不同了,去年参加培训的140个学生已有50%转行,原来一个月流水高达700万元的朋友,如今的流水只能维持在10万元左右。

 

有行业资深人士透露,以前一家第一阵营的微商每周会在豪华酒店开招商会,董事长的成名演讲场场爆满,现在公司把这种会议调整到每月一次,场面也不如以前壮观。

 

面对行业下滑,国内最大的微商思埠集团董事长吴召国8月4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今年5月份,国内微商企业几乎都经历了销售额的断崖式下滑,思埠也下降了30%左右,堪称“黑色五月”,下滑的原因主要为市场饱和以及当时媒体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

 

越来越多的团队流失、代理跑路、业绩下滑的消息充斥在微商耳边。

 

深圳触电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创始人龚文祥在微博上称,接到越来越多微商代理卷款跑路、微商品牌公司转型不做、不管下面代理的私信爆料。

 

 

“杀熟”模式难持续

在微商的利益链条上,最赚钱的就是品牌所有者和总代理,绝大多数下家都是靠在朋友圈发展层层代理来得到收益。

 

日化行业资深专家冯建军认为,去年底到今年第一季度,微商经历了一个爆发式增长的辉煌期,到处都是一夜暴富的传奇案例,企业、个人一窝蜂地跨界到微商渠道,参与这场“全民分销”。实际上,这种模式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微商,应被称作“朋友圈营销”。

 

“很多营销链末端的无知者都是被别人的财富故事所打动,比方说100元买进、198元卖出,利润丰厚,如果每天卖几盒收入就很可观,微商行业讲的都是这样的故事。”冯建军说,微商主要是靠中间环节的毛利驱动身边的朋友、亲戚参与,整个产业链的现象就是钱被上家赚走、货都堆积在末端。

 

王易也谈到,微商里不少人的买卖基本靠朋友圈成交,经过近一年的发展,朋友圈的粉丝已经对简单的产品图、文案产生审美疲劳,这类宣传获得的点赞和评论也就减少了。在模式上,产品都积压在多层级的代理手中,根本没有销售到终端消费者手里,这种杀熟模式本身就很难走远。

 

在易观智库分析师朱珠看来,五月以来微商业绩大面积下滑并非偶然。她表示,首先传统微商普遍采取代理分销的模式,价格几乎没有竞争优势,再次购买率低。其次,今年以来主流媒体对一些不诚信的微商夸大宣传发展代理、制造产品热销假象的做法进行曝光,再加上层出不穷的产品质量问题和传销质疑,使消费者对微商模式缺乏信心。

 

正因为这样,俏十岁、思埠等第一批成名的面膜品牌在快速积累了财富后开始调整策略。俏十岁生物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武斌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解决“微商”及“电商”渠道当前所面临的一系列困扰,俏十岁对微商渠道的合作伙伴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暂时不再增加合作伙伴数量,采取收缩战线的态度。

 

思埠集团则开始在线下开实体店,公司董事长吴召国在其个人认证的微博上直言,微商必须改变思路、落地零售,思埠最近会出台政策全面扶持线下店铺。冯建军分析称,微商作为一种新兴的商业模式,目前还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和行业监管,但未来不会消亡。经历了前期的过度泡沫和野蛮生长后,微商将随着技术的完善和法规的健全逐步转型。

 

从以上2则新闻可以看出,仅仅2年时间微商行业死伤惨重,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微商又有什么出路呢?我们先来看看传统微商的玩法,再探讨微商新出路。


如果是传统微商,第一步就是拉人头,招多层代理,就是总代,一级代理,二级代理,分销;接下来,你出一半的价格拿到总代,总代就开始招二级,二级就开始招三级,这样层层的代理模式好处是钱马上到手了;坏处是货并没有卖出去,导致压货的那层为了甩货不停地刷频的原因。微商现在被攻击的原因,就是微商的卖货模式不是真正的卖货模式,而是把货全部都压在经销商代理的身上,做得动就没有问题,做不动就把货全部给压死了,所以说微商就变成了一场赌博,赌博赢了就挣了很多钱,被压货的就苦不堪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